香港分社 ? 正文
<首頁 > 內地 > 正文

中國40城有世界500強總部:北京56家領先,杭州超廣州

時間:2019年07月23日 10:50  稿件來源:澎湃新聞


  7月22日,財富中文網發布最新的《財富》世界500強排行榜,中國再度“創造歷史”——榜單顯示,今年共有129家中國企業入圍,歷史上首次超過美國(121家)。

  其中,備受關註的格力電器和小米集團這對“冤家”,均為首次上榜。成立9年的小米,更是一舉成為2019年世界500強中最年輕的公司。(查看中國129家入圍企業榜單請直接拉到文末)

  一個城市有多少家世界500強企業,雖不能絕對衡量當地經濟發展水平,但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城市競爭格局和行業發展趨勢。對眾多城市而言,能搶占一兩個世界500強席位,向來是一個重要衡量指標。從今年的世界500強榜單來看,中國世界500強城市分布又呈現出怎樣的特征?

  01

  杭州“挑落”廣州

  城叔統計發現,這次上榜的129家企業,來自中國40座城市。其中,北京擁有世界500強56家,占中國世界500強企業數量近半數,遠遠超過其他城市。

  上海、深圳、香港則領銜“第二集團”,各有7家上榜。上海上榜企業包括上汽、寶武鋼鐵、交行、太平洋保險、綠地、浦發和中遠海運;深圳上榜企業是平安、華為、正威、恒大、招商銀行、騰訊和萬科;香港上榜企業則為華潤、聯想、招商局、怡和、長江和記、友邦保險和太平保險。

  除上述4座城市外,臺北、杭州、廣州、廈門、佛山、福州、烏魯木齊和西安8座城市也分別聚集著不止一家世界500強。剩余28座城市,則各擁有一家世界500強。

  值得註意的是,隨著海亮集團有限公司(第473位)最新上榜,杭州世界500強也增至4家,首次超過廣州,“北上廣深”的名號再次遭遇挑戰。資料顯示,海亮集團總部位於杭州市濱江區,現有境內外上市公司3家、員工2萬余名,總資產超550億元。

  整體來看,今年各城市世界500強企業競爭力有明顯提升。

  城叔以所在城市分類,統計了每家企業相較去年的排名變動情況,並把所有排名變動加總求和,發現40座城市中,僅4座城市排名出現下降,其余城市排名總和都出現不同程度上升。

  從上圖可以看到,深圳上榜企業排名上升幅度最大,7家企業排名總共上升292位,深圳民營經濟的活力可見一斑。緊隨其後的北京,除新進的5家企業外,去年已入圍企業總共上升284位。企業排名提升總和超過100名的還包括廈門、佛山、杭州、上海以及福州。

  除上面提到北京新增5家、杭州新增1家外,金昌、麥寮、太原、銅陵、溫州、蕪湖和珠海分別也增添一家世界500強,這些城市也由此實現世界500強“零的突破”。

  02

  “萬億美元”之城

  據了解,《財富》雜誌公布的世界500強榜單,主要依照每家公司公開的過去一年主營業務收入進行排名。

  數據顯示,如果不計中國臺灣地區企業,2019年,入榜的中國內地企業和中國香港企業119家,平均銷售收入665億美元,平均凈資產354億美元,平均利潤35億美元。那麼,在所有中國城市中,世界500強企業“量級”究竟有多大?

  城叔將所有上榜中國企業按城市分別歸類,統計了每座城市世界500強企業營業收入。

  統計顯示,總部位於北京的世界500強企業營業收入總和已經達到47593.964億美元。北京也成為唯一一個世界500強企業營收突破萬億美元大關的中國城市。

  作為中國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,各類智力、技術、信息、資金等生產要素均在這裏密集集聚,北京對於能源、銀行、保險、基建等行業巨頭的吸引力不言而喻。而這些行業中的企業,都是顯而易見的“營收大戶”。

  除北京外,深圳、上海、臺北、香港、杭州、廣州、廈門、烏魯木齊的世界500強企業營業收入總和也超過千億美元。無一例外的是,這些城市都駐紮著不止一家世界500強。

  從行業分布來看,中美兩國企業大都集中在能源礦業、商業貿易、銀行、保險、航空與防務等5個產業。此外,與美國有眾多健康、醫療、生活等相關企業上榜不同,中國還有數量眾多的金屬產品、工程與建築及房地產企業上榜。最為典型的是,與去年一樣,今年上榜的5家房地產公司,全部來自中國。

  由此來看,中美企業賺錢方式還是有所不同。

  03

  失落的西部

  如果跳出城市範圍,從更寬泛的視野來看中國世界500強分布,我們就會發現,世界500強在中國依然遵循“東高西低”的經濟格局。

  新疆、陜西、甘肅三省“瓜分”了西部僅有的5家世界500強:位於新疆的兩家分別為太平洋建設集團和新疆廣匯集團;位於陜西的兩家分別為延長石油和陜煤化工;位於甘肅的則是金川集團。

  也是因此,不少人調侃,眾多中西部省會不如廣東一個鎮——位於佛山的兩家世界500強企業,碧桂園和美的,它們的總部都位於佛山順德區的北浩鎮。

  對於省份、城市而言,世界500強的存在,固然能帶來很多稅收以外的其他收益,比如城市知名度、人才吸引力、打造產業鏈等。但從行業來看,西部僅有的這5家世界500強,還集中於能源化工、基礎建設等傳統行業,這種現狀,並沒有讓人感到樂觀的理由。

  以新上榜的金川集團為例,該公司官網信息顯示,其主要生產鎳、銅、鈷、鉑族貴金屬及有色金屬壓延加工產品、化工產品、有色金屬化學品、有色金屬新材料等。金川集團背後為甘肅省國有資產投資集團有限公司,大股東即甘肅省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。

  值得註意的是,相比2018年,陜西兩家世界500強企業排名都有所上升。盡管如此,此前就有分析認為,在全球傳統能源行業亮起“紅燈”的前提下,“這更像是國外傳統能源企業的衰退,帶來依舊在吃中國紅利的傳統能源行業最後的輝煌”。

  這也充分反映出,西部企業所處產業結構還具有工業化階段和產業結構特點——民營經濟與新興行業缺乏頭部企業。如何走出畸形發展怪圈,真正實現由資源依賴模式向創新驅動模式轉型,當前的西部,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。

【編輯:易小嬌

  • PRINTED BY: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22/F, Eastern Central Plaza, 3 Yiu Hing Road, Shau Kei Wan,Hong Kong.
    Tel: (+852) 28561919 Fax: (+852) 25647453

    jk886直播开奖现场